第717章 有故人来

+A -A

  沥港位于金塘岛西北隅,是金塘本岛与其附属小岛大鹏山所构成的天然良港,呈弧形。* 自从王直占据了金塘岛展开走私贸易后,沥港便变得繁荣起来,每日进入的船只不知凡几。

  不过,近段时间,繁荣了数个月的沥港却又渐渐冷清起来,这两天甚至直接封港闭市了,港口两边均修筑起大量的防御工事,几十艏快船在海面上游弋往来,一副戒备森严的架势,气氛紧张而沉闷,就好像眼下阴云密布的苍穹。

  话说自从“镇海大将军”毛海峰在宁波府外吃了大败仗,继而“伏波将军”徐元亮又丢了奉化县,金塘岛自然就断了大量物资的供应,王直的海贸走私生意立马大受影响,那些外国商人拿不到货,自然都不来了,沥港便渐渐变得冷清起来。

  当定海县被官兵收复,“镇海大将军”毛海峰被俘虏的噩耗传回来后,沥港更是彻底打回了原形,大部份海商都不来了,甚至王直麾下部份海盗也偷偷地溜了,因为大家都明白王直快完蛋了,官兵很快就会派出水师围剿金塘岛。

  王直显然也意识到自己的好日子快到头了,惊慌失措之余,更加后悔自己当初昏了头,竟然答应徐海入寇大陆,还作死地自称徽王,弄得现在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假如当初低低调调的做生意多好啊!

  可惜这世上是没有后悔药的,王直不想坐以待毙,那就只能顽抗到底了,所以他封锁了沥港,在岛上大量修筑防御工,准备迎战前来围剿的官兵。

  王直不是没有想过远遁倭国,不过却舍不得好不容易才挣下的这份家业,更何况不拼一把如何甘心,而且他手下的海盗派系林立,没有了沥港这条财路,大家都未必肯跟他走。

  这时,天空下起了冷雨,扑索索地敲打着两扇寒窗,王直紧了紧身上的裘服,可还是觉得身上冷,于是关上了窗户,走到火炉旁边坐下,但是身体暖和了,心却还是冷的。

  屋外传来了脚步声,两人挟着一股寒风行了进屋,斗笠和蓑衣还在哗哗地淌着水。两人解下了雨具放好,行到火炉旁向王直行礼道“王爷!”

  这两人分别是“伏波将军”徐元亮,还有倭寇头目宇久盛定。徐元亮是王直的义子之一,当初负责镇守奉化县城,不过被俞大猷和昌国卫三两下就摞翻了,带着数百残兵狼狈逃归大海,后来就一直待在金塘岛上。如今王直最倚重的毛海峰被官兵擒下了,王直不得不重用才能逊了一大截的徐元亮,让他负责岛上的防务。

  宇久盛定则是王直麾下实力最强的倭寇,此人原是倭国沿海小岛的一名领主,率三百倭寇加入王直麾下,目的自然是为了发财了,这几个月来,宇久盛定也确实得到了不少好处,赚了不下十万两白银,回报率可谓相当高。

  “以后别叫我王爷了。”王直出神地盯着炉中的火炭,连头都没有抬。

  宇久盛定眼中闪过一丝卑鄙,徐元亮则改口道“义父,大陆那边来了位故人要见你。”

  王直愕了一下,皱眉问道“什么故人?”

  “他自称是义父的同乡罗龙文。”

  王直不由脱口而出“竟然是他。”

  “王员外认识此人?”宇久盛定目光一闪问。

  王直点头道“此人确是鄙人的同乡好友,子夜(徐元亮表字),快请他进来。”

  徐元亮答应了一声行出屋去,约莫两盏茶的工夫,一名锦帽貂裘的富态男子便被带了进来,赫然正是徽商罗龙文,他身后还跟着一名青衣小帽的家丁,不过这名家丁身量高大,而且双眼还是淡蓝色的,竟然正是宋大眼。

  原来那天罗龙文毛遂自荐后,先是到了府衙大牢见毛海峰,经过一番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交谈后,终于把毛海峰给劝服了,毛海峰还写了一亲笔信交给了罗龙文,让他带给义父王直,劝他接受朝廷的招安。

  另外,罗龙文还找到了王直已经七十多的老母亲,经过一番劝说,老人家也十分配合地口述了一封家书,劝儿子主动回大陆投降自首,争取朝廷宽宥处置。

  一切准备妥当,罗龙文便向徐晋辞别,准备出海前往金塘岛。正所谓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对于罗龙文这种未雨绸缪的办事风格,徐晋自然十分欣赏的,而且对其劝降王直的信心也大大增加,于是便特意派了宋大眼保护他上岛,顺便观察岛上的兵力和防务部署,为谈判破裂后的强攻做准备。

  还是那句,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徐晋已经做好了两手准备,能谈成就最好,谈不成就直来硬的!

  且说罗龙文进了大厅,立即满脸笑容地快步走到王直的跟前,拱手行礼道“本固(王直的表字)兄,好久不见!”

  王直这半年来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这时突然见到同乡好友,既惊喜又亲切,眼眶竟然有点湿润了,激动得站起来握住罗龙文抚拳的双手,语无论次地道“含章兄,鄙人还以为这辈子再无相见之时了,今日在此得见故人,大慰平生,快坐!”

  罗龙文见状顿时又淡定了几分,看来自己这次是来对了,王直现在慌得很啊,那就好办!

  两人重新落座后,王直命人奉上茶水,又向罗龙文介绍了屋内的徐元亮和宇久盛定。话说徐元亮虽是王直的义子,但跟毛海峰不同,毛海峰是养子,是王直养大的,所以罗龙文也认识,徐元亮则不然,是王直前几年才认的义子,所以罗龙文未曾见过。

  彼此寒暄过后,王直便试探道“敢问含章兄从何处来?”

  罗龙文微笑道“从宁波府来。”

  此言一出,徐元亮和宇久盛定都不由脸色微变,因为直浙总督徐晋如今就在宁波府。王直神色有点不自然了,自嘲“鄙人如今是朝廷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反贼,人人避我如蛇蝎,唯独含章兄飘洋过海来看望鄙人,实属难得!”

  “鄙人这次登岛,除了看望本固兄,其实还有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罗龙文道。

  王直不由心中一动,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他和罗龙文虽然还算有点交情,但还没到让对方舍命来访的地步,所以猜测罗龙文是受了官方的委派,否则罗龙文肯定不敢如此堂而皇之来找自己的,于是不动声色地问道“哦?含章兄有什么紧要事?”

  罗龙文瞟了一眼倭人宇久盛定,王直马上会意,找了个由头把宇久盛定支了出去,后者离开时眼中闪过一丝隐晦的凶光。

  “好了,如今没有外人,含章兄请直言吧!”王直略带期待道。

  罗龙文的本意是让王直把徐元亮也支走的,但见王直似乎并没那个意思,显然对徐元亮十分信任,于是开门见山地道“本固兄,鄙人这次是奉了直浙总督之命前来招安的!”

  王直虽然已经猜到了几分,但闻言还是激动得有点颤抖,吃吃地道“含章兄此话当真?”

  王直很有些意外,同时惊喜无比,如今官兵正气势如虹,他每天寝食不安的,就是担心官兵会来围剿自己,没成想直浙总督徐晋竟然想招安自己。

  罗龙文微笑道“这种事鄙人哪敢开玩笑,这里有总督大人的招安文书一封,本固兄还请过目!”

  罗龙文说完把徐晋那封招安文书取了出来,交到王直的手中。

  。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明王首辅 第717章 有故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