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2章 身份初揭秘(二合一)

+A -A

  “哇,真是过分!”

  在又一次失误导致烧咖喱的火候过大后,土御门春虎朝着白井月那边瞥了一眼,无奈地抱怨了一声。

  正午时分,所有学生都在为自己的午饭而努力的时候,自己的老师在一旁和别人一起吃美味的烧烤,实在是太动摇军心了。

  那烧烤的香味从不到五十米的位置飘过来,让本就饿得不行的学生们一个接一个心神摇曳,紧接着手上的灵力注入出现瑕疵,简易式的动作发生变形,随即一个个失误出现。

  看着已经有些焦糊的咖喱饭,土御门春虎哀叹了一声,土御门夏目倒是相对乐观一些:“虽然算不上好吃,但也不至于到无法下咽,比有的小组好多了。”

  土御门夏目口中的小组,指的是垫底的那几个小组,本来那几个没有强力选手的小组就很艰难了,经过大友阵这么一影响,做出来的东西说是咖喱饭不如说是某种混杂了禸和蔬菜的米粥。

  看到那几个小组从锅里捞上来的东西,土御门春虎心中好受多了,他拿过一个餐盘,用长勺给自己盛上一碗自己亲自参与制作的咖喱,轻轻嗅了一下后,和同样盛好饭的土御门夏目一起朝着其他同伴所在的餐桌走去。

  “这个课程还是蛮有意思的。”

  谏山黄泉用小勺轻轻扒了扒自己的咖喱饭,饶有兴致地说道:“我还是第一次通过这种方式做饭,没想到式神还能这么用。”

  在谏山黄泉和土宫神乐,以及超灾对策室诸多除妖一线人员来看,式神就是帮助除妖的,让有意识的式神做些家务这是情理之中,但亲自控制式神去做饭,真的是一种很难得的体验。

  土宫神乐也是如此,在没有来到阴阳塾之前,家里都是谏山黄泉做饭,来到阴阳塾后就是常年在阴阳塾食堂吃饭,她这不仅是第一次用式神做饭,还是第一次自己做饭,坐下后,土宫神乐打量着自己的劳动成果,一时间竟是有些不舍得下手。

  和土宫神乐一样的还有花开院柚罗,作为不管是身份还是经历都略微有些相似的同龄人,她也陷入了犹豫之中,勺子在饭中搅了好几下,就是不想往自己嘴中送。

  “简易式,啊,应该说【简易人造式式神】。”

  仓桥京子停下勺子,给谏山黄泉和土宫神乐介绍这种阴阳厅研发出来的式神。

  “简易人造式式神是使役式神的基本,特征是可以迅速制成满足必要条件的式神,最大特色是可以临时用来应付各种突发状况。不只是做饭,简易式还有很多其他日常中的用法,之前夏目同学搬到宿舍里住的时候,就使用过简易式帮忙搬东西。”

  土御门夏目嗯了一声,跟着解释道:“和那些繁琐的式神相比,简易式制造简单,机动性也高,虽然因为动力来源全部仰仗咒术者的咒力,不适合长时间活动,但只要事先做好应对的准备,这一点不是什么问题。根据咒术者的想法和咒力,简易式可以发挥不同的用途,一些精细的工作也可以完成。”

  似乎是提到了自己的专业领域,一直默不作声的花开院柚罗也跟着开了口:“因为简单,所以简易式很容易进行感觉互通,这也是简易式的优势。”

  “是啊,就好像是自己多了一个身体似的,一时间真的很不习惯。”

  谏山黄泉作为对自己身体掌控程度很高的剑道达人,对那种感觉深感别扭,虽然也算是完成了实技任务,但她确定自己是绝对无法习惯这种感觉的。

  随即,她的目光看向土御门夏目、花开院柚罗以及仓桥京子。

  “你们三个人真的很厉害,对简易式的操作看起来有点赏心悦目的感觉,尤其是夏目同学,就像是附身在式神身上了。”

  之前土御门夏目控制简易式去抓滚烫的锅,结果连带着烫到自己的模样很多人都看到了,那种整个人沉浸在式神控制中的模样,着实是让人讶异。

  就连式神控制方面的专家,花开院柚罗也点了点头,认可土御门夏目的表现。能够将控制式神做到这种地步,说明土御门夏目不只是天赋,还在这方面经过了大量的练习。

  只是花开院柚罗有些不明白,土御门夏目为什么会在式神控制上下那么大的功夫?

  土御门家似乎除了一个才流传不久的龙形式神和分家成为式神的古怪传统外,就没有什么和式神有关的咒术了,其核心传承还是一些不为人知的咒术,比如说泰山府君祭。

  花开院柚罗有心想问,却没想到在她提问之前,自己先被提问了。

  在听到谏山黄泉话语中俯身一词后不禁回想起半年多前那个倩影在自己面前化为一张式神符纸场景的土御门春虎,开口向在场中对式神了解最深的花开院柚罗询问:“花开院同学,在远处进行远距离控制,而且本人的人格像是俯身在式神身上,这种操作很困难吗?”

  面对突如其来的询问,花开院柚罗愣了一下,与此同时,土御门夏目的动作骤然一僵。

  或许是因为羞涩?又或者因为怕土御门春虎知道真相后可能的反应?至今土御门夏目都还没有将自己是少女北斗控制者的事情告知土御门春虎。

  本想着拖一天是一天,却不想土御门春虎在这个时候突然发问!想起自己刚刚在控制式神方面的表现,土御门夏目不禁有些慌神,心脏跳动频率加快不少!

  在土御门夏目忐忑不安之中,反应过来的花开院柚罗答复着土御门春虎:“当然不会太简单。哪怕是这种简易式,也不是那么容易完全俯身的。唔···你说的俯身,是什么程度的俯身?”

  “平常在接触上完全感觉不出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实体化后连外表也看不出半点破绽,一般人就不用说了,阴阳师也很不能轻易识破,就和真人一样非常精巧。”

  “那就属于很厉害的了。”

  如果是有自主意识的式神,那么这种程度并不难办,像是白井月身边的冰丽,是式神的同时也是一个单独的个体,不表露妖怪身份的话就和普通人一模一样,但土御门春虎说的是远距离控制类的式神,将一个制作出来的式神弄得和真人没什么两样,花开院柚罗也不得不称赞一声。

  说起来······

  “夏目学姐应该可以做到吧。”

  土御门夏目只感觉自己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似的,难道身份就要在此暴露出来了?

  结果,土御门春虎不出意外地,避开了相认路线:“哈,不可能是夏目的啦,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夏目和北斗?不可能的啦!”

  土御门夏目脸上血色尽失,对于自己身份能够继续隐藏下去这件事情,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过。

  虽然是遂了她的意,可以继续将这件事情拖下去,但土御门春虎对她的反应,着实是让她有些难过。

  谏山黄泉察觉到气氛变得有些微妙,伸手拦住了想要说话的土宫神乐,然后看向了仓桥京子。她发现仓桥京子脸上带着些许玩味,显然对于土御门春虎一直想要寻找的目标,仓桥京子是知晓的,加上土御门夏目这个反应,其实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我算是明白,为什么夏目喜欢喊春虎蠢虎了。”

  看还在那边表示少女北斗和土御门夏目不是一个人的土御门春虎,谏山黄泉微微一叹:“真的是···蠢啊。”

  “在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不远处传来的询问,打断了土御门春虎的话语,土御门春虎抬头一看,感觉有些惊喜:“冬儿!?”

  阿刀冬儿走了过来,和众人打了个招呼后,找了个空位坐下,伸手抓过土御门春虎面前的咖喱饭,尝了几口。

  “这就是你们的实技内容?唔,有点意思啊,春虎,看来这次合宿有个意外的开始呢。”

  “是啊,对了,封印怎么样了?父亲怎么说?”

  阿刀冬儿若无其事地耸了耸肩:“封印很完好,没有问题,伯父的话,要我转告你一句话,让你好好努力。”

  “我现在已经很努力了好吧。”

  想起这一个多月来的地狱式学习,土御门春虎不禁趴在桌子上,轻声哀嚎者,而就在土御门春虎哀嚎的瞬间,大友阵的声音突然响起,回荡在众人的上空:“还有十五分钟开始下一场课程,请各位同学抓紧时间!”

  众人的视线不禁看向大友阵所在的位置,看到大友阵一手一根禸串,嘴里还嚼着什么的模样,不禁升起浓郁的怨念。

  他们也想吃美味的烤禸啊!

  “那个,还是别看了吧,越看越伤心的,我们还是赶紧垫饱肚子,准备下午的实技吧。”

  仓桥京子的话语将所有人的思绪拉回,阿刀冬儿赶紧到之前土御门春虎小组用的锅那里盛了一碗咖哩饭,其他人也赶紧将咖喱饭往自己口中送,之前舍不得的土宫神乐和花开院柚罗也不例外,一时之间,桌子上只剩下食物的咀嚼声。

  “十五分钟?十五分钟后不是整点,你修改时间了?”

  面对白井月的询问,大友阵没有丝毫被揭穿的窘迫,很是坦然地说道:“他们也太过悠哉了,下午还有很紧张的课程,现在太放松可不行,还是给他们加个发条比较好。”

  “你如果把手中的烤禸放下的话,这话或许会有一些说服力。”

  大友阵摇了摇头,对此很不认同:“我是老师,只要能够教导好学生咒术、保护好学生们的人身安全就行,至于我是什么外在形象,对教学没有半点影响。”

  白井月闻言只想甩大友阵一脸呵呵,早知道就不用学园都市里带出来的烤禸材料了,现在大友阵为了多吃点,连脸皮都不要了。

  嗯,如果不是察觉到大友阵一直暗中使用阴阳术【观察】他的话,他真的会这么认为的。

  考虑到大友阵的立场,白井月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发火了。原十二神将这个立场,不足以让白井月原谅大友阵的无礼,但是老师这个身份,可以。

  想当年,他也是当过一段时间学生,有个几个很让他敬佩的老师的。

  “冰丽,收拾东西吧。”

  眼看着下一个课程即将开始,白井月站起身来,让冰丽善后,自己则是一手托着水银灯一手托着符华,朝着远处走去。

  “白井先生,您不留下来看看教学过程吗?”

  “算了,不打扰你们教学了,我们去看风景去。”

  冰丽把烧烤架用冰雪急速冷却后,朝着大友阵鞠了一躬,而后一路小跑跟在了白井月身后,大友阵无奈了挠了挠头,只好让一些已经吃完的学生帮忙把这块冰疙瘩搬到仓库里,同时心中稍微松了口气。

  和白井月近距离接触这段时间,真的是太耗费心神了,一边观察还要小心自己的观察被发现,心惊禸跳的。

  回头看向那些学生,感觉轻松不少的大友阵开口宣布道:“那么,我们开始下一场实技研习!”

  在大友阵和一众学生开始艰难的实技研习时,另一边,白井月和冰丽一起,带着水银灯和符华抵达了山中湖。

  站在山中湖的边缘,白井月望着平静的湖面突然自言自语:“我是不是有些心太软了。”

  水银灯和符华早早从白井月肩膀上下来,在湖泊边缘处玩闹,在白井月身边的只有冰丽,冰丽闻言,低声否定道:“白井少爷只是太温柔了。”

  “温柔?”

  白井月轻轻笑了笑,或许在面对特定的人时,他真的很温柔吧,但本性上,能够用在他身上的形容词全都是贬义的。

  不,温柔这个词,有的时候也是贬义词,如此说来,他可不就是混蛋吗?

  自嘲地笑了一声,白井月轻轻摇着头:“真是···年纪大了,有的时候就喜欢胡思乱想,我想那么多做什么,只要随自己心思找乐子就好了。”

  望着眼前的湖面,白井月的目光仿佛穿透湖水来到湖泊底部,看了一会儿后,白井月眼眉微微一挑:“说起来,这里就有一个大乐子呢。”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魔禁之万物冻结 第2362章 身份初揭秘(二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