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是不是想死?

+A -A

  时至晌午。

  黑水城的城主府一反常态,谢绝任何访客。

  自从叶玄上任黑水城城主以来,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只要是办公时间,都会大门敞开,欢迎任何百姓来访,想要以此来多了解了解民情。

  可惜一直以来,来访者的乡民屈指可数。

  毕竟黑水城毒瘤太大,又深入骨髓,谁都不知道这一位新任城主能够在位多久,在形势未明之前,还是老老实实当一个旁观者为好。

  如果新任城主输了,那么一切照旧。

  如果新任城主赢了,到时候再去诉苦也不迟。

  这算是老百姓的智慧!

  所以,今次城主府大门紧闭,引发了不少的猜测,不少城民对此颇为担忧。

  能够有这么一位和善亲民,出手大方的城主,对他们来说可是一件大好事,与之前相比,他们自然是支持新任城主。

  此时,城主府门外已经围了一圈的百姓,看着几个人在那里耀武扬威,除了其中一人之外,其他的即便不认识面孔,但是那一身衣服,恐怕在黑水城中已经是无人不识。

  黄家!

  前些时候传闻黄万金的侄子黄力死于城主大人之手,如今看情况显然是来找麻烦的。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向表现十分强势的城主大人,面对如此叫板,竟然没有出现。

  “哼哼,依我看,新任城主也没有你们所说的那样有胆气嘛,老子这边一亮名号,他就已经吓得连面都不敢见了。”

  其中那个百姓不认识之人,充满不屑的看了一眼城主府,摆出一副耀武扬威的架势嗤笑道,显然根本没将城主府放在眼里。

  “是是是,二当家说的是,那个小子平日里仗着有点守兵,完全没将我等放在眼里,如今二当家一来,立马镇住了他,看他以后还敢再嚣张?”黄家之人闻言立刻附和。

  “二当家的,那个小子闭门不出,你说咱们接下来该咋办?”

  “好办!”

  二当家环视一遍周围看热闹的百姓,咧嘴一笑,露出满口大黄牙,雄赳赳气昂昂朝着百姓上前几步,高声喝道。

  “你们都给老子听好了,老子乃是牛头山大寨的二当家,今天就在这里把话敞亮了,你们去转告给那个不识好歹的毛头城主,老子给他两条路走。”

  “第一条路,乖乖出来磕头道歉,继续按照以前的规矩行事,只要他往后安安分分,老子等人就让他安安稳稳当他的城主。”

  “第二条路……哼,要是不愿意听话,那就别怪老子等人祭出屠刀,不光他要死,只要和他有关系的都要死,相信你们应该知道咱们牛头山的手段,好好想一想吧。”

  听到此人的身份是牛头山山贼的二当家,在场百姓们的脸色已然煞白。

  这帮天杀的匪徒可都是吃人不如骨头的主儿,在这一方土地为祸多年,以往那些反抗之人,如今坟头草已经很长了。

  别看二当家只有一个人,却已经是镇住了全场,加上黄家之人的呐喊助威,围观的百姓们连多看一眼都不敢,只想着赶紧离开此地,生怕给凶残的山贼给盯上了。

  “哼,本城主只不过出去巡视民情,怎么就这会儿功夫,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出来叫唤,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还想翻天不成?”

  就在这时,一个冷然的声音从外围响起,一下子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跟着便响起一片惊喜的议论声。

  “是城主大人!”

  “城主大人怎么会在这里?

  “原来城主大人不在城主府啊!”

  “城主大人来了,真是太好了。”

  随着一道又一道的议论声,百姓们自觉分开一条道路,同时看向叶玄的目光中多了几分希翼之色。

  城主大人敢于现身,那么情况就不同了,至少目前看来并不惧怕山贼。

  叶玄带着赵云等人穿过人群,还不忘和颜悦色朝着那些百姓点头示意,而走到二当家以及黄家人跟前时,神情顿时变得一片冷然。

  “你们竟然敢在城主府前面闹事,是不是想死?”

  黄家之人看了看叶玄,又看了看对方身后高大的赵云,不由回想起黄力和二十个护院的惨死,顿时缩了缩脖子,连大气都不敢出。

  不过二当家毕竟是刀头上舔血的主,先是看了看赵云,眼中闪现一抹诧异,然后目光落到叶玄身上,立刻变得十分不屑,就凭这个毛头小子,也敢和我们做对?

  “小子,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二当家几乎是用鼻孔在说话。

  “你是谁,对本城主来说并不重要!”叶玄淡然的说道。

  “本城主只知道,你很快就会死了。”

  “哈哈,可笑!”二当家如同时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事一样,充满嘲讽说道。

  “告诉你,老子乃是牛头山大寨的二当家,手下有几百号兄弟,随时随刻都可以踏平这个黑水城,你信不信?识相的赶快求饶,老子心情一好,说不定就可以饶你一条小命!”

  “牛头山的二当家?”赵云冷笑一声。

  “你可能还不知道,就在昨晚,牛头山已经属于咱们城主大人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二当家一愣,看向赵云问道。

  “你们确实是有二百多号人,却抵不过城主大人的小小一计,我们没有损失一兵一卒就将整个牛头山拿下,如今牛头山大寨已经不存在了。”赵云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叶玄,眼中透出敬佩。

  “这……这不可能,你在说谎!”二当家自然不信。牛头山易守难攻,要是那么容易就被攻陷的话,哪里还会在这里横行这么多年。

  周围百姓们听了,脸上也纷纷露出无法置信之色。

  毕竟从昨晚到现在一点风声都没有,城主大人突然说已经灭了牛头山,真的是很难让人相信。

  “既然你是牛头山二当家,正好有一样东西给你。”

  叶玄话音一落,赵云便丢出一物,似乎是个包裹,随着滚落在地,外面的麻布散开,露出了里面之物,赫然是一个人头。

  “大当家的?”二当家一看,顿时亡魂皆冒,恐惧至极的惊叫声简直是突破了云霄。

  看着二当家失魂落魄的扑倒在地,叶玄也懒得多做理会,淡淡丢下一句话便返回城主府,只给众人留下一个无比洒脱的背影。

  “黄家勾结牛头山山贼,证据确凿,赵云,一并收拾了。”

  “是,城主大人!”

  赵云说完,手起刀落。

  下一秒,二当家的脑袋便如破葫芦般滚出老远。

  在场百姓们一片哗然。

  黄家之人则如丧考妣。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信仰万岁 25 是不是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