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听儿子安排

+A -A

  “什么?周铭你让我跟你爸去滨海接受道歉?”母亲王凤琴十分惊讶的说。

  当滨海那边市长丁鸿光宴请沈百世黄荣和樊有时的时候,在临阳这里,周铭也在饭桌上给父母提起了让二老去滨海的计划。

  因为这才是周铭让沈百世跟黄家樊家死磕的最终目的,他要做的不仅是报复,更是要打服这些自诩高高在上的王八蛋,让他们主动给父母赔礼道歉。

  原本这个计划,周铭觉着自己势单力薄,要靠着于胜戎和杨结清在滨海发展个五年十年的,所以才迫不及待的从全国各地搜刮商业人才,从南江的马卫迅到杭城的张云,就算是远在美国的李勇鸿,也同样没放过。

  为的就是广撒网多捕鱼,能尽快把滨海的摊子铺开,到能和其他豪门分庭抗礼甚至是掀桌子的地步。

  目标很宏大,不过周铭同样明白一口吃不成一个胖子,需要积攒实力,可在积攒实力的时候,周铭仍然不想让这些王八蛋好过,于是周铭就把目光瞄准了沈家这个罪魁祸首,这就是周铭各方面和沈家过不去的原因。

  可周铭没想到,看似势大的沈家短短半年就不行了,沈百世甚至主动向自己认输,并表态要交出沈家企业给自己。尽管这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沈家本身存在的问题,但这个结果还是出乎预料的。

  周铭这下看出了机会,破败的沈家尽管大不如前,但瘦死骆驼比马大,现在的沈家要全面对抗黄樊两家不可能,但拉着他们自爆还是没问题的,于是周铭就这么做了,直到现在。

  “我从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的。”周铭给二老解释,“爸妈你们是中央杨老答应保护的人,他们居然都敢搞这种下作手段陷害你们,如果我们不给他们一点教训,那他们以后还不要上天了,觉得我们好欺负吗?”

  “周铭我们没关系的,那就只是个误会,我和你爸在滨海那边也没受什么委屈,就是在派出所住了几天,后来查清楚就没事了,而且那个事情都是东林那边的亲戚骗人,你没必要为了我们惹这么大麻烦。还要什么道歉,我和你爸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还要什么道歉啊?”

  王凤琴连连摆手表示没这必要,她还回头冲周国平使眼色:“老周你倒是说话呀,咱们都不需要这个道歉对吗?帮我好好劝劝周铭别这么做了,好好在滨海那边和其他人做生意就好啦!”

  于胜戎和杨结清都看呆了,周铭很早以前就给他们说过他为了父母的事情要搅乱整个滨海,但他们那时就认为周铭不过就这么一说,哪知道周铭这么执着呢?

  周铭是很认真的,他也不能不认真,毕竟有些事情就是一次和无数次的区别,只要开了头,后面就不知道这些王八蛋还能做成什么样子;那么自己就是用实际行动告诉这些王八蛋,去尼玛的半次都不行!

  周铭摇摇头,继续认真的给母亲解释:“妈,很多事情不是咱们忍让就好了的,一味的忍让只会让别人更觉得我们好欺负,您还记得以前爸在工厂里干活又快又好,结果车间就给爸派了更多的活,那个时候没有计件算工资的说法,爸为此不得不每天加班到很晚,却和别人拿一样的钱吗?”

  “还有小时候有一次明明是别人的单车撞了您,结果就因为他们家在厂里人多势众,不仅不道歉,反而还诬陷您碰瓷要讹他们的钱吗?”

  周铭还说:“最让我一辈子忘不了的,是有一次我和同学打架,起因明明是他先动手的,但就因为他父亲是厂领导,他们家在厂里也是人多势众,结果就要爸妈您二老反而去给他们道歉,这凭什么?”

  “过去是因为我不懂事,也因为咱家里条件不好,所以总是让你们去替我受这个委屈,但是现在我有这个能力了,谁要想再让你们受委屈,那就不行,我就要和他干到底!”周铭大声说着,用力的握着拳头。

  苏涵轻轻握住了周铭的手,有些担心又坚定的看着周铭,他担心周铭的情绪,又坚定表示不管周铭做什么决定,她都会全力支持的。

  周铭也是真的有些失态了,一方面是真的因为想到了说的这些事,另一方面也是想到了自己前世在父亲过世以后,自己和母亲孤儿寡母的在这个厂里受尽了那些气,说扣自己工资就扣自己工资,说给自己调岗位就调岗位,说给自己分配什么工作就是什么工作。

  最后自己还得腆着个脸堆出笑容去向他们表示感谢,跟乞丐一样感谢他们赏自己一口饭吃。

  干他吗的,过去是自己没本事,现在自己都重生了一遍,都是两世为人了,这种气受过一辈子已经够了,这辈子谁要再敢这么做,就大耳刮子抽他丫的!

  周铭这番话说得于胜戎和杨结清心惊胆战的,周铭这个样子在他们眼里可太可怕了,他们也默默记住了,得罪周铭还好,但绝对不能动他家里人。不仅不能动,还得在自己的地盘保护好了才行。

  王凤琴也愣愣看着自己儿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的确儿子现在有本事出息了,不想让他们做父母的受到任何委屈,这是值得高兴的事,可就因此搞乱了整个滨海……这实在太夸张了。

  王凤琴一个劲在冲着周国平使着眼色,让这个当爹的出来说两句,但周国平却只是低头沉默。

  好半天以后,周国平才抬头起来,十分认真的看着周铭问他:“周铭你真的想清楚了吗?我说的不单单是指你现在的这一个决定,而是以后,你要知道你做出这个决定以后就没有回头路了。”

  周铭对父亲这番话是感到有些意外的,他没想到一直在厂里当工人的父亲居然能说出这么一针见血的话来。

  你要立威你要冲动你要直着腰抬着头,这都可以,那么就请你一直这么冲动下去,因为如果有一天你稍稍退缩了,那么今天被你吓住的那些人,就会化身成恶鬼,把你啃的渣都不剩。

  看来因为前世父亲过世早的关系,自己对父亲的了解实在太少了,不过仔细想想哪个人在年轻的时候会愿意去了解自己的父亲,愿意真正静下心来听父亲说几句话呢?

  想到最后,周铭用力的点头:“爸您放心吧,我既然敢做这个决定,我就有这个信念!”

  父亲周国平十分满意的笑了:“那好,既然周铭你已经决定了,那么爸爸妈妈当然全力支持你的决定,我们明天就启程去滨海,去接受那些人的道歉!”

  周铭也很高兴的笑了,他主动端起酒杯敬了父亲一杯,倆父子很开心的喝起来。

  只是晚饭过后,王凤琴却埋怨起了周国平,她觉得儿子胡闹怎么这个老子也跟着胡闹呢?她要周国平帮着劝劝周铭,可他倒好,不仅没劝,反而还在这添油加醋,还答应了,有这么马大哈的老子吗?

  “老周你这是在干什么啊?就咱们在派出所那两三天的事情也能叫事吗?还找那些人给咱们道歉,能做出那样事情的人在滨海非富即贵,又是在江南那边,以后周铭和苏涵他们还要在那边做生意的,这样得罪了他们有好事情吗?今天来的于胜戎和杨结清两个老板也是江南那边的。”

  王凤琴越说越急躁,最后忍不住狠狠戳了周国平一下:“你这老东西是不是年纪大了糊涂了,尽在这里添乱!”

  周国平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没好气的嘟囔道:“要我看是你添乱才对吧!”

  “怎么又成我添乱了,老周你会不会讲话啊?”王凤琴不乐意了。

  周国平回答说:“你也好好想一想,我这么过去滨海接受那些人的道歉,不也是给儿子长脸的吗?那这样一来,周铭在那边才没人敢轻易欺负他了。相反我们要是不闻不问默默忍受,反而那些滨海人才会欺负他。”

  周国平看了王凤琴一眼:“我们也都在滨海那边待过,那边的人有多歧视外地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王凤琴也想起他们在江南和滨海那边的时候,哪怕他们当时都是带着几十万过去的,那边的亲戚却依然瞧不起他们,觉得他们是土包子,一边说话那个难听,一边还挖空了心思的想骗他们的钱,最后才有了滨海那个事情。

  说起来滨海的事情背后是有人主导的,但也和那边的人势利排外有关。

  最后王凤琴重重叹了口气:“好吧,但愿我们这么做真能帮到周铭的忙吧。”

  周国平握住王凤琴的手对她说:“你放心吧,咱们儿子可比咱们有出息多了,他考虑问题也肯定比我们要多,就少说少做,就听他的安排好啦!”

  王凤琴也笑着说:“行行行!就听你的,最多咱们就多帮他存点钱,以备不时之需好啦!”

  王凤琴说到最后看到周国平还握着自己的手,急忙触电般抽出来,还心虚的看了外面一眼,没好气道:“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也不知道检点,这万一让儿子看到怎么办?”

  周国平无奈的搔搔头,作为一个理工科出身,一辈子就和工厂机器打交道的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重生之商界大亨 第六百六十六章 听儿子安排